<dl id='lsm72'></dl>
    <ins id='lsm72'></ins>
      <i id='lsm72'></i>

    1. <fieldset id='lsm72'></fieldset>
        <acronym id='lsm72'><em id='lsm72'></em><td id='lsm72'><div id='lsm72'></div></td></acronym><address id='lsm72'><big id='lsm72'><big id='lsm72'></big><legend id='lsm72'></legend></big></address>

      1. <tr id='lsm72'><strong id='lsm72'></strong><small id='lsm72'></small><button id='lsm72'></button><li id='lsm72'><noscript id='lsm72'><big id='lsm72'></big><dt id='lsm72'></dt></noscript></li></tr><ol id='lsm72'><table id='lsm72'><blockquote id='lsm72'><tbody id='lsm72'></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lsm72'></u><kbd id='lsm72'><kbd id='lsm72'></kbd></kbd>

        <code id='lsm72'><strong id='lsm72'></strong></code>
        <i id='lsm72'><div id='lsm72'><ins id='lsm72'></ins></div></i>

        <span id='lsm72'></span>

          吳鎮宇袁詠儀演繹中年困境:為什麼我這麼努力,卻什麼都搞不定?

          • 时间:
          • 浏览:22

          《傢和萬事驚》,這個名字如果按照國產電影“有諧音梗必是爛片”的定律來看,必定早早會被大傢劃入“不看”的名單。

          但是再瞭解一下,這部邱禮濤執導的港產喜劇,改編自張達明20多年前寫的舞臺劇《亞DUM一傢看海的日子》,1993年榮獲瞭香港演藝發展局傑出創作劇本大獎冠軍,劇本被香港中文大學選定為通識教育系香港舞臺劇研究相關科目的必讀劇本。

          張達明本人繼續擔任瞭電影編劇,還出演瞭重要角色。

          藉此也能夠看出,這部電影濃厚的港味。

          就像所有的大城市一樣,香港,在外人看來光鮮亮麗,可隻有生活在這裡的人才知道其中的艱酸不易。電影中,吳鎮宇飾演的男主盧偉文,是萬千香港小市民的縮影。他勤勤懇懇地工作,有個袁詠儀那麼美的妻子,有一雙兒女,有勉強尚算“健”在的老父親,更難能可貴的是還有一套房子,因此看上去算是“成功人士”瞭。

          但其實,一傢五口擠在月供的小房子裡,每天都要吵吵鬧鬧。傢裡隻有盧偉文一個人賺錢,妻子淑賢在傢做傢務照料父親,兒子找不到工作,女兒正值叛逆的青春期,全傢人每天都要節衣縮食。更可氣的是,他們辛辛苦苦月供、已經還瞭15年還要繼續還20年貸的小房子,樓下有個味道重的煙鬼,樓上有個天天剁肉吵死人的豬肉佬,聒噪的生活簡直一地雞毛,令人發瘋。

          就這樣已經算好的瞭,因為更多的人連這樣的小房子都買不起。盧偉文自己是做房產中介的,負責管理那些條件十分臟亂差的出租房,在那裡更是什麼樣的人都有,一層的人共用廚房和衛生間,甚至連安全都不能保證,即便有失火等事故,為瞭不影響繼續出租,中介都會選擇瞞報。

          幸好自己還有一套“海景房”,即使很小。吵到絕望的一傢人,就會一起透過窗戶,眺望遠處的海景,心情就會平復下來,雖然隨著城市建設,高樓越來越多,他們能看到的海景越來越小。

          突然有一天,就連這樣一個紓解心情的窗口都被堵死瞭——對面豎起瞭一塊巨大的廣告牌,擋住瞭所有的海景。

          全傢人都急瞭,盧偉文連全勤獎都顧不上瞭,請假去想辦法投訴舉報那塊豎在對面天臺上的廣告牌是違建。為瞭這件事情他甚至不惜去請昔日的情敵來幫忙。

          人到中年就是這麼可悲。淑賢已經變成黃臉婆,跟老公一起陷入瞭瀕臨瘋狂的中年危機,再看曾經追求過自己的阿張,人傢是至少表面看起來過得很不錯的政府職員。

          後悔嗎?

          可能都顧不上去想這些問題,隻想快快解決那塊令人暴躁的廣告牌。

          但是盧偉文跑遍瞭各種部門,就是搞不定那塊廣告牌。就像他人生之中面臨的那一團亂麻一樣,無論他怎麼努力,還是搞不定。

          工作都越做越不順,因為總有人以各種各樣的理由不交房租。

          他焦頭爛額無計可施。

          推著老父親的輪椅走在河邊,老父親抓住欄桿要跳下去,說我有保險、我死瞭你就解脫瞭。

          他說,你死也要找個沒有攝像頭的地方啊否則我會坐牢!

          如果那個地方沒有攝像頭呢?他會任由父親跳下去嗎?

          不知道。

          某個瞬間可能真的想過。

          生活這麼艱難,還能怎麼辦呢?

          古天樂演的那個硬要在對面天臺豎起廣告牌的男人,算是個反派,但他也同樣是個被生活逼上絕路的人:沒有工作,租不起房子,隻能住到天臺上,然後突然發現可以在天臺豎廣告牌。就算會因此逼瘋跟自己一樣生計艱難的盧偉文一傢人,也沒辦法。

          窗口透出的海景,是一傢人緊緊抓住不放的浮木。盧偉文夢見全傢人終於齊心協力一回,殺死瞭那個硬要豎起廣告牌的男人,那一幕,明明是喜劇,卻看得人想落淚。

          電影本身,肯定有許多刪減,尤其是結局,即便是黑色幽默也不能太黑色,總還要給人透露出一絲希望,所以有種虎頭蛇尾的感覺。最後,那塊廣告牌變成瞭各地海洋的旅遊廣告,一傢人可以看著廣告牌上的海景麻痹自己。似

          乎是皆大歡喜,但我覺得更虐瞭。

          畢竟是喜劇電影,現實中的人生困境是不可能徹底解決的。而且結局很明顯有刪減,

          大概,當物質的需求註定得不到解決,能做到的,也唯有像電影中人一樣,調整心態,阿Q一點。